[所见所闻] 痛心!外卖小哥送餐途中突发脑溢血!已收到六安大专录取通知!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20-7-16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室友:“吃饭不?”张志强:“我还有两单。”
7月12日下午1点左右,午饭时间都快过了,可19岁的外卖小哥张志强和同伴还在微信上聊着“送单”,顾不上吃饭。当天下午5点30分,张志强送餐到合肥大溪地小区后,突然倒地昏迷不醒。
医生在抢救后无奈对家属表示,“患者突发脑溢血,已经脑死亡。”


微信图片_20200716080358.jpg

事发当天下午1 点,室友微信上问张志强“吃饭不”,他回复说“ 我还有俩单”。




突发!19岁外卖小哥突发脑溢血
昨日,在合肥901医院重症科,一个老汉拄着双拐,硬是不肯坐下,眼睛死死盯着重症监护室的门。他叫张世生,今年53岁了。旁边是他的女儿小张,小张已经一脸憔悴,可还是撑着劝慰父亲坐下休息。
小张手里捏着弟弟张志强7月12日被送到急诊科的病历。病历上写着,张志强在合肥一小区内突然倒地,意识不清。路人报警后,120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急救,随后将其送到901 医院。医生当场诊断:“意识不清,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射迟钝。”在急救的时候,医生连续告知家属,患者病情危重。
昨日中午,医生告诉小张等人,张志强是突发脑溢血,虽然经急救,可仍然脑死亡了,目前只是靠呼吸机维持着。


家属:今年6月份来合肥送外卖
“这个家已经非常不幸了,现在又怎么会添上这么大的不幸啊。”小张哭着说,去年4 月份,父亲张世生在芜湖镜湖区芜湖路火车站旁安宁铁路一个项目工地里担任钢筋工,结果一旁的吊车出问题,吊臂砸到他的背上。经过大手术之后,父亲才能撑着双拐勉强走路。
“今年,我妈打工的时候,也病倒了。现在我在合肥的学业还没有完成,我弟弟在今年5 月份参加了高职分类考试,上个月已经收到六安一个大专的录取通知。”小张说,“弟弟跟我们讲,他不愿意再拖累家里了,他要到合肥自己打工挣学费。”
小张说,弟弟张志强是今年6月份来到合肥的,进入美团外卖当起了外卖小哥,负责金大地片区的外卖派送。7 月12 日晚,她突然接到美团金大地片区站长的电话,说张志强“出了点事”,让她赶紧到医院看看。
“当时我到医院的时候,才知道我弟弟已经病危了,那时我都蒙了。”小张说。
监控倒地前边走边用手捂着头昨日,辖区民警带着小张等人来到事发的大溪地小区,看到了事发时的监控。监控显示,12日下午5点34分许,一名身穿黑衣的小伙出现在大溪地小区的一条弯道上,小伙一边走,一边用右手捂着头。“你看他一直在捂着头了。”小区物业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说。不一会儿,小伙就拐出了监控范围。
物业工作人员说,之后不久,很多居民就发现,小伙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当时大家都围拢了过来。”小区一位居民说,有的居民想给小伙喂点水,有的帮忙拨打了110 和120报警。


还原微信聊天内容多是“送单”
“我赶到医院后,发现我弟弟身边,除了外卖电动车的钥匙,就是他的接单手机了。”小张说。打开张志强的手机,微信还在不断弹出信息。
最新的信息,是一位送外卖的同事发的,问宿舍门有没有关好。“同事还不知道张志强出事了。”小张伤感地说。打开张志强所在的外卖工作群,记者发现,里面的信息,都是外卖团队负责人发的外卖规章制度,以及开早会的信息。负责人专门发了一张片区的送单排名榜,张志强当天送了19 单,送得最多的一个外卖小哥,在当天送了60单。
在微信中,张志强与朋友聊天的,几乎都是关于送外卖的,其余的,就是他与母亲的视频通话。7月6 日,一位朋友问张志强有没有继续送外卖了?张志强回答:“我妈不让。”
看到这条信息,小张又哽咽了。“当时,我妈非常担心我弟弟,让他回家。可他回家后告诉我妈,如果半途辞了工作,那他在美团的押金就要被扣了。后来他又返回合肥继续送单了。”小张说。
在微信中,张志强最后的留言,是在送单过程中和室友发的微信。7 月12 日下午1 点,室友问:“吃饭不?”张志强回答:“我还有俩单。”室友马上表示,那他也要继续送一会儿。时间一转眼就过去半小时。下午1 时33 分,张志强约室友吃饭。室友回答:“马上,5 分钟吧。还有一个在附近的单,送完就回来。”一会儿后,张志强给室友发了7 元钱的红包,委托室友买点东西回宿舍吃。
“我弟弟最后的留言还是送单,吃了7 块钱的饭之后,他又继续送单了。”小张说。

微信图片_20200716080409.png


进展:美团来人垫付一些医药费
昨日下午,来到合肥市蜀山区一处老旧小区,这就是大溪地片区外卖小哥集体租住的地方。进入张志强住的房屋,这是一处毛坯房,客厅和三间卧室里塞满了高低床。一些美团的送货箱子,就堆在角落里。张志强所在的房间里,一个外卖小哥正在休息。
哪一张床是张志强的呢?连续喊了几次睡着的外卖小哥,外卖小哥就是没有醒。“送单太累了,睡着了中途是喊不醒的。”其他卧室的外卖小哥说,睡着的小哥左侧,就是张志强的床铺。
张志强的床铺很简单,上面有个书包,还有几件简单的衣服,一根还没开封的鸡爪很显目,床下面有个小型的电饭煲。
“上个月,张志强和我一起进来的,所以我认识。”指点铺位的小哥说,当时来的时候,他们就被要求缴纳铺位押金以及工作押金。“如果我半途退出,这些钱都会被扣的,所以我和他咬牙坚持下来。”
该小哥说,外卖员送外卖,基本上都是靠送单提成。“你按时送成功一单,就提成5块钱。为了保证随时能送单,我们经常见不了面。”该小哥说,“你们到寝室里来,张志强难道出事了吗?”
张志强所在的美团片区负责人到过医院,垫付了一些医药费。他们表示,将把这一事情上报给公司。


来源/新安晚报、安徽网


发表于 2020-7-16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哪一行都不容易
来自: iPhone客户端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精彩推荐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客服服务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更多>